您好,欢迎访问忻州创硕化工有限公司!
+86-350-2022888

联系我们

忻州创硕化工有限公司
邮箱:98235765@qq.com
电话:+86-350-2022888
地址:山西省忻州市胜利街兴运路16号 在线咨询

行业新闻

手机拍摄电影,会成为未来趋势吗?

发布日期:2020-04-06 11:12 浏览次数:

2020年开年,由奥斯卡奖提名导演西奥多·梅尔菲执导、周迅主演的短片《女儿》刷屏了网络,除了主演周迅自带的关注度外,这部短片之所以能够在社交平台掀起话题,还与影片的拍摄手段息息相关——和以往用专业器材拍成的电影不用,这部短片全程由iPhone手机拍摄。实际上,在过去几年时间里,凭借着智能手机小巧的外形和更加轻便的操作,越来越多的创作者都开始使用手机拍摄电影,而这其中既包括贾樟柯、陈可辛等国内一线导演,也不乏曾获得过奥斯卡奖的好莱坞导演。

2010年,苹果公司发布了iPhone 4,这是全球首款可以拍摄720p高清视频的智能手机,随着这一在摄像上具有跨时代意义的手机的诞生,那些精通智能设备且预算有限的电影人很快涉足手机电影领域。如果说10年前用手机设备拍摄电影的做法在业界还被看作是一种噱头,在iPhone4诞生后,这一看法则被逐渐推翻,现在,不仅普通观众和影迷会拿起手中的iPhone创作视频,不少电影界的知名导演都开始用手机拍摄电影。甚至,自2012年以来,不少国际电影节和知名奖项上都出现了用手机器材拍摄的电影,其中更有影片最终拿下了奥斯卡大奖。

在2011年,瑞典导演马力克正在筹划拍摄纪录片《寻找小糖人》,电影拍到一半的时候由于投资方紧急撤资,于是导演干脆用手头的iPhone4拍摄了影片最后20分钟的镜头。尽管这一做法在当时的业界看来甚至有些实验意味,更有不少人都对手机拍摄出的影响清晰度保持怀疑。但是,出乎所有人的意料,这部电影最后成功夺得了当年的奥斯卡最佳纪录片奖,而这也是奥斯卡历史上出现的第一部用手机拍摄的电影。

除了纪录片导演外,不少好莱坞大牌导演也纷纷试水手机电影。曾获得过金棕榈奖和奥斯卡最佳导演奖的好莱坞导演索德伯格一直以来就是数码摄影的忠实拥护者,从2018年开始,索德伯格就将手机拍摄引入到了长片创作中。在2018年,索德伯格执导的《失心病狂》入围了柏林国际电影节。在《失心病狂》之后,索德伯格又紧接着与Netflix合作拍摄了体育题材电影《高飞鸟》,这部影片同样全程使用手机拍摄,总预算不超过200万美元。

除了索德伯格外,好莱坞另一位知名导演肖恩·贝克也曾多次将手机拍摄引入到了艺术电影的创作中。在2015年,美国新锐导演肖恩·贝克执导的电影《橘色》入围了当年的圣丹斯电影节,一经推出便赢得了业界的普遍关注,影片拍摄过程仅用到了3部iPhone,后期剪辑也均是使用iPhone商店里的app完成。

《橘色》的诞生不仅标志着手机拍摄技术的重大突破,也显现了手机相较于传统摄影机更轻便易用的优势,以至于在其下一部作品《佛罗里达乐园》中,肖恩·贝克“故技重施”用iPhone秘密拍摄了一段主角在迪士尼乐园奔跑的片段。最终,这部同样用到了iPhone拍摄的电影让主角威廉·达福获得了奥斯卡奖提名。

随着智能手机功能的日益强大,不少国内电影人也开始使用手机拍摄电影。在去年11月,由著名导演李少红担任监制的短片《你的样子》在金鸡电影节期间展映,影片同样是用iPhone拍摄完成。为本片担任导演的曲江涛,曾任第79届奥斯卡金像奖最佳纪录片短片奖《颍州的孩子》的摄影。在曲江涛看来,手机电影的出现,不仅降低了拍电影的门槛,让更多喜欢电影和愿意从事电影的人有了实现梦想的机会,同时对于专业电影人来讲,也让创作者获得了电影形式和镜头语言表达的更多可能性。

同样是在去年的金鸡百花电影节上,组委会联合华为手机举办了“新影像·手机影片竞赛”活动,旨在降低影片竞赛门槛,普及手机影像知识,鼓励更多普通电影爱好者参与,也体现了专业电影节对手机创作的大力支持。

在去年4月,首部用 iPhone 全程拍摄的华语长片《怪胎》在台北举行了开机仪式,主创透露这部电影将使用 iPhone 作为拍摄器材。据本片导演廖明毅表示,自己一直都对手机拍摄有着浓厚的兴趣,从2016年开始便诞生了用 iPhone 拍摄作品的念头。在2018年,廖明毅曾使用 iPhone拍摄过 3 分钟的 MV,而《怪胎》不仅是他第一部全程使用手机拍摄的长片电影,更是亚洲首部使用iPhone拍摄的长片电影。摄影出身的廖明毅,也希望用这部作品让观众获得不同于以往电影所带来的大银幕体验。

事实上,曲江涛的观点也获得了业界的普遍认同。相较于常规拍摄中所使用的大型摄影设备,将手机电影与其他小型设备结合起来,不仅使用上更加轻便,也能进一步提升作品的影像质感,带来更多意想不到的效果。比如,在2018年陈可辛使用 iPhone拍摄的短片《三分钟》里,团队就在手机拍摄的基础上用到了Beastgrip 支架、航拍无人机等辅助工具,由此将手机拍摄的便携性与专业设备结合起来,借助于航拍、广角镜头等拍摄方式让手机拍出的影像也能具备大片效果。

除了陈可辛外,贾樟柯也曾加入手机拍摄的行列中。在2019年,由贾樟柯执导、全程用iPhone拍摄完成的短片《一个桶》上线,短片长度不到7分钟,但制作耗时却长达半年时间。在贾樟柯看来,尽管短视频已经渗透到生活的方方面面,但是当用手机拍摄而成的短视频提升到艺术表达的层面,它便需要创作者衍生出新的表达内容,同时手机拍摄作为一种新形式,也必然会催生出新的电影语言。在《一个桶》面世之后,贾樟柯也曾表示自己正计划筹备使用手机拍摄一部长片,作为国内知名度最大的导演之一,不少观众也期待着贾樟柯与手机电影的二次合作会擦出怎样的火花。

无论是陈可辛、贾樟柯等国内一线导演用手机拍摄的短片,抑或是索德伯格、肖恩·贝克等好莱坞电影人使用iPhone拍摄的类型长片,我们看到手机拍摄正越来越受到专业创作者的青睐。手机拍摄有望为电影行业带来新变革,尤其是对于一些有着强烈创作欲望同时又投资无门的导演而言,手机拍摄则为他们提供了一种简单易得同时性价比极高的选择。

用手机拍摄的最大好处,是可以在数秒内把镜头置于任一场景中,而不用像往常一样花费数小时甚至更长的时间转移设备,短短几分钟内你就可以进行下一场景的拍摄”,被问及手机拍摄的优势,曾执导《橘色》《佛罗里达乐园》的肖恩·贝克曾在采访中如此提到。的确,相较于常规设备所拍摄出的电影,使用iPhone等智能手机拍摄的最大优势体现在便携性上。而索德伯格也曾提到,用手机拍摄电影的优势要远远大于限制,“iPhone的好处在于,我可以把它放在任何地方,甚至可以用魔术贴把iPhone贴在天花板上拍摄。”

在拍摄影片《高飞鸟》时,索德伯格就充分发挥出iPhone拍摄的便捷性优势。在过去,索德伯格的电影中就多次出现了手持跟拍镜头,而通过iPhone拍摄,仅需要在手机摄像头处加上一个小型的广角镜头,便可以让索德伯格进行长时间手持拍摄,并且还无需考虑到外界环境的干扰。和笨重庞大的摄影机相比,用手机拍摄显然更加的自由。

手机拍摄的另一个优势则体现在成本上,对于一些预算有限的创作者而言,手机拍摄为他们提供了一种更为可行的方案。比如,索德伯格用手机拍摄的两部长片电影《失心病狂》和《高飞鸟》成本分别仅有200万和150万美元,对于如今一些动辄上千万美元的中小成本电影而言,手机拍摄所需要花费的成本则要小得多。而肖恩·贝克拍摄的获奖电影《橘色》成本仅有10万美元,最终影片不仅在国际电影节上斩获大奖,同时80万美元的票房收入也让《橘色》成为一部拥有高回报率的电影。

除了便携性和低成本外,手机拍摄的优势还体现在技术的不断革新上。现如今不少手机已经支持4K、8K拍摄,同时也都具备了光学防抖,数码变焦、延时摄影等过去专业摄像机才具备的功能,可以充分满足一般创作者的需求。正如索德伯格所说,随着技术的不断发展,或许明年你就会看到比专业摄像机更轻便、功能更强大的手机,甚至这些手机还附带相当先进的传感器。” 在索德伯格的预想下,或许在不久的将来,创作者只需要口袋里的手机和一些剪辑软件,便可以轻松进行影片创作。

尽管仍然无法与价值数万的专业摄像设备相媲美,但手机拍摄与传统拍摄在技术上的差距正在逐渐缩小,而手机外形小巧,操作便捷的优势也正在被更多人意识到。除了服务于专业导演外,手机拍摄的另一个好处在于,它能够让任何具备创作才能的人与电影艺术结缘,而这其中的桥梁,仅仅是一部价值千元的手机而已。

+86-350-20228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