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访问忻州创硕化工有限公司!
+86-350-2022888

联系我们

忻州创硕化工有限公司
邮箱:98235765@qq.com
电话:+86-350-2022888
地址:山西省忻州市胜利街兴运路16号 在线咨询

行业新闻

为何大流行病,撕裂了美国社会?

发布日期:2020-04-25 06:59 浏览次数:

昨天由于时间原因,简单了介绍了发生在美国的反封锁游行,并没有去探究,为何在疫情期间,美国还会发生这样的游行示威活动。《要命,还是要自由?美国人在纠结这个问题!》

所以,今天的推文,会从政治心理学的角度,结合美国当下的国情,简单分析一下,这件事情发生的根源性原因。

虽然示威群众加起来,只有几千到一万,但对于整个疫情期间,恪守本分足不出户的中国人来说,这种持枪示威的场面,看起来还是挺触目惊心的。

持枪的示威者叫嚣着恢复人权,而带着口罩同样持枪的警察,只是在边上风轻云淡的旁观。

至于和示威者对峙的医护人员,也是淡定的站着,不吵不闹,也不听你的吵闹,只是表明自己反对的态度而已。

《纽约时报》等美国主流媒体,将这些示威活动定性为:特朗普操纵自己的支持者们,发起的反对民主党州政府的示威活动。

毕竟,特朗普之前就吵着要开放美国,但美国各个州有自己的法律,不完全听令于总统,所以,特朗普就在自己的推特上,连发了几条怂恿反封锁示威者的帖子,硬是将本来只有百余人的小火,拱成了成千上万,遍及美国将近二十个州的大火。

在推特的帖子上,特朗普蛊惑人心的说:自由吧!解放明尼苏达!解放密歇根!解放弗吉尼亚!

没事找事,看热闹不嫌事大,扇阴风点鬼火,绝对说的是特朗普这号人。他真的是那种一肚子坏水使在明面上,反倒让你不知道说什么好的人,姑且说他是戏精本精吧!

美国右翼控制的媒体,赞扬和鼓励了这些示威活动。特朗普本人更是声称:这是一群非常负责任的人,非常热爱这个国家的人。

而以民主党为首的代表人,比如华盛顿州长因斯利就宣称:特朗普是个精神分裂者!特朗普鼓励人们,反抗州政府的命令,但实际上这些命令就是各州的法律,美国总统呼吁人民违反法律,我不记得在美国的任何时候看到过这样的事情。

所以,你可以看到,这场反封锁示威活动,其实是美国两个政党之间的斗争,并由此衍生的民众的对立。

这本来是一件好事,毕竟美国从建国以来,就是仰仗着这种体制,保持权力的制衡,社会的自由和经济的蓬勃发展。

但问题是,这种体制原先有效,可近三十年,从根源上慢慢发生了偏斜,导致平衡其实已经无形中被打破了。

所以疫情期间,我们看到, 3M作为美国的企业,政府甚至需要花几倍的价格,从他们手里采购口罩,这种情况,在我们的社会语境里,就是企业在发国难财。

佛罗里达州应急管理主任,贾纳德·墨斯克维茨表示:自己曾经愿意出10倍到20倍的价钱购买口罩,但是被拒绝了,因为3M认为他应该从授权的经销商那里购买,否则就是程序不完善。

这位政府官员痛心的说:一想到堂堂的美国公司正在把生产的口罩往国外卖,而不是卖给国内的医院,让国内抗疫一线的医生和护士能用上,我就觉得他们这是在犯罪。

所以,特朗普的抗疫困境是,本国没有足够的生产资源和生产线,本国的生产企业也不听命于自己,最后急得没办法,到处高价抢口罩,拦截口罩和医用物资,成了强盗总统!

但对于3M公司来说,他们觉得自己是在按程序办事情,也符合市场规律,我可以卖给你,但是做生意有先来后到,我为何要优先卖给你?

而美国之前是保障资本利益,以及资本自由的,这就意味着,资本越做越大,美国的企业家,成为了支撑美国经济的中流砥柱,而非美国中产和普通平民。

因为美国企业家通常在海外扩张,所以,他们不太受限于本国劳动力的挟制,这就意味着,他们相对比较自由。

而随着美国选举活动,党派竞选,需要的资金越来越多,当地的工会不再是政治权力和竞选资金的来源,那么由美国中产和普通平民构成的工会成员,无形中就面临着权力的稀释。

美国中下层平民,尤其是下层平民,对民主党充满了不信任,认为他们代表大财团的利益。

这种情况下,以特朗普为首的共和党,越来越亲近美国中下层平民,越来越代表他们的利益。

就在昨天,他还声称说,将暂时停止发放新的绿卡和工作签证,暂时禁止来往美国的移民。

最近几周,移民倡导者表示,特朗普政府正在利用大流行病,进一步实施强硬的移民政策。

所以,美国精英派认为,特朗普的举动是目光短浅,盯着眼前利益,罔顾美国长远发展的。

因此,精英们将特朗普的支持者们,归类于:狭隘的种族主义者,宗教原教旨主义和无知者。

而以特朗普为代表的工人阶级,则认为:精英阶层满口空话,不切实际,理想主义,甚至卖国等。

但其实最早提出异议的,不是我们,是美国的一些公知,他们在二月中旬的时候就提出了反对意见,而那个时候我们还忙着治理疫情,根本分身乏术。

如果别国的公知帮我们说话,那他就是有良心,而如果我们的公知帮别人说话,他就是叛徒。

这导致美国国内,从环保问题,到难民问题,到要不要允许堕胎,都形成了截然不同的,无法达成共识的意见。

精英群体认为,需要加强环保投入,为了美国和地球的可持续发展,基层民众认为,先解决就业问题;

精英群体认为,我们应该接收难民,作为西方民主大国,我们不能坐视不管,基层民众认为,请先解决我们的就业问题;

两个派别的支持者之间,长久争吵,谁也不愿意真正去了解对方的真实想法,于是,造成了日益根深蒂固的对立。

这是因为保守党代表了,英国平民和贫民的利益,所以,保守党为了最大限度的保障自己的利益,利用意识形态分歧,将自己和穷人捆绑在一起。

在美国,这种情况就变成了,如果你批评民主党,那你就是批评自由和民主;如果你批评共和党,那你就是不爱国,看不起美国工人。

本来美国上层和中下层之间,对立没有那么明显,但是中产阶级萎缩,两个党派又彼此竞争,所以,民主党和共和党,用意识形态操控支持者,制造两个群体之间,如火如荼的对立。

民主党和他的支持者们,将这些反封锁示威者们,称为是低智的,狭隘的排外者,目光短浅的美国暴民,被特朗普利用的基层民粪。

双方都为对方贴标签,双方都陷入认知偏见,到最后,变成为了反对而反对,为了对立而对立。

就像这次反封锁示威时,一位妇女还对《丹佛邮报》抱怨说:为何罐头商店开了,堕胎诊所开了,我的教堂却关了?

而中产阶级的萎缩导致了,中间平衡的力量和声音消失了,「和稀泥」的人越来越少了,对立就更加严重了。

在这次反封锁示威爆发之后,《纽约时报》的专栏作家,杰里米·彼得斯,就写了一篇文章:冠状病毒,如何引发流产,枪支,和教堂关闭的文化大战?

其实,很多年前,美国历史学家,政治学家詹姆斯·福洛斯,就指责过美国平衡政体的缺陷。

他认为:如果没有制定神圣的计划,保证美国在全球的卓越地位,也没有制定神圣的计划,确保美国中产阶级永远存在,如果美国的政客继续追求意识形态上的嵌合体,并满足了有钱的精英和极端主义压力集团的狭隘,短期愿望,而忽视了更广泛的国家利益,那么美国,将迎来灾难。

更广泛的中间群体的利益,因为得不到保障,这个群体开始萎缩,越来越小,从而导致分裂越来越大。

比如这些反封锁示威者一样,他们其中很多确实非常爱国,对于美国有着深深的经济忧虑。

他们担心美国经济被其他国家碾压,他们担心美国社会利益被外来者占据,他们将美国利益放在首要地位,他们看起来非常排外和短视,这是由于他们的认知局限性导致的。

特朗普利用他们对美国经济的担忧,利用他们迫切的渴望复兴美国的愿望,从而来发展自己的政绩。

而精英群体,他们的很多主张,确实有利于美国社会的长期发展,但是他们对待这群美国基层群众的态度是傲慢的,居高临下的,并且无视基层群众的切实困难,导致他们的意见,在基层看来,是站着说话不腰疼!

如果说,我们能从撕裂的美国社会,学习到什么经验的话,那就是切实的记住:沟通和交流,是为了倾听对方的声音,倾听更多的声音,彼此做出妥协和让步,而不是为了证明自己是对的,以借此打压对方。

人在为了证明自己是对的时候,会出现思维偏见,会无意识只听想听的声音,只听可以证明自己的声音,甚至为了证明是对的,刻意的无视信息的不对称,刻意的利用片面事实构陷对方。

哲学家罗素曾感慨:这个世界最大的麻烦,就在于傻瓜与狂热分子对自我总是如此确定,而智者的内心却总充满了疑惑。

因为你所确信的,不一定是对的。换言之,这个世界上的一切标签,立场,本身就是偏见的隐喻。

+86-350-20228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