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访问忻州创硕化工有限公司!
+86-350-2022888

联系我们

忻州创硕化工有限公司
邮箱:98235765@qq.com
电话:+86-350-2022888
地址:山西省忻州市胜利街兴运路16号 在线咨询

行业新闻

我成了丈夫情人的保姆

发布日期:2020-03-21 20:50 浏览次数:

我艰难地扯出一个笑容,摸着女儿的头说:“不会的,爸爸最喜欢小语了,不会不要小语的。”

可我实在不忍心告诉小语真相,小小的她每天都承受着病痛的折磨,我不愿再让她受到一丁点伤害。

可笑的是,半年前他从家中搬离后,我连自己这个名义上的丈夫身在何处都不知道,只能通过电话联系。

“我的公司刚起步,现在资金周转困难,哪儿来那么多钱给你。”电话那头传来了谢俞冷冰冰的声音。

他不耐烦地说:“你也知道,小语那病本来就不一定治得好,你又何必死磕,反正我没钱填这个窟窿。”

正当我欲发作时,谢俞话锋一转:“多的没有,但你要实在缺钱的话,我可以给你推荐个工作,我朋友需要一个保姆,月薪六千。”

我本想拒绝,但谢俞告诉我,这份工作只需每天做一日三餐,打扫整理,其余时间自由安排。

我点了点头,她接着说:“你的事情我都知道,但别以为我会格外优待你,该做的活儿一分不能少。”

做她的保姆实在不是个轻松的活儿,她没有因为谢俞的关系对我格外优待,反倒是极尽刁难。

她有着严重的洁癖和挑剔的嘴巴,即便只是打扫卫生和做饭这两件平常的事情,我也累得够呛。

那是周六的早晨,我安顿好女儿后,去菜市场买了最新鲜的菜,赶在八点前来到了文女士家中。

因着年轻时的那些情分,只是稍加暗示,她和谢俞便冲破了道德阻力,干柴烈火,旧情复炽。

文素英想羞辱我,看到我这么急需要钱,她便灵机一动想要“帮帮”我,于是向谢俞提出了这个建议。

看着我一脸惊愕的样子,谢俞得意地说:“现在可以跟我离婚了吧,别拖着了,没意思。”

我接起电话,电话那头传来了文素英的声音:“门口的花坛下有把备用钥匙,你……自己开门,快……快点进来。”

在车上她让我给谢俞打电话,我苦笑着把拒接提示给她看,她愣了下,把她的手机递给了我。

文素英在这座城市里除了谢俞再无相熟的人,她拒绝了我通知她家人的提议,给了我三倍的薪酬,要求我照顾她。

不明真相的小语总是笑嘻嘻地缠着文素英,她还不知道床上这个女人,正是抢走她爸爸的第三者。

小语含着泪说:“阿姨你走了我会想你的,但是你病好了小语也很开心,小语不喜欢医院,却没办法离开这里。”

我无奈地告诉她:“你现在还不能吃螃蟹,螃蟹性寒,孕妇是不能吃的,你刚小产完更不能碰。”

我并不想替文素英遮掩她丑陋的过去,但对于一个刚失去孩子的女人,我也无法去指责她。

从文素英家中离开时,我接到了医院的电话,院方说小语的病情加重了,必须尽快做手术。

他摆出一副无所谓的样子说:“我不介意这么跟你耗着,但小语的病可拖不得,随便你吧。”

就在我绝望到准备卖掉超市,却又不知如何向母亲解释时,文素英来到了小语的病房,她带来了很多营养品和玩具。

文素英心疼地摸了摸小语的脸颊,温柔地说:“小语放心,你妈妈一定会治好你的,一定!”

“你拿着啊,里面有四十万是从谢俞那里拿的,还有十万是我自己的,就当是……我给小语尽份心。”

虽然文素英收入不错,但也只是普遍意义上的不错,两人的资金并不雄厚,公司发展前景也不容乐观。

她告诉我,十年前她就被谢俞骗着打掉过一个孩子,如今因为他,自己又失去了一个孩子。

文素英自嘲道:“我也是自欺欺人,被爱蒙蔽了双眼,其实他一直都这样冷血,女人对他来说,不过是向上攀登的踏脚石。”

“谢谢你在李丰面前为我保留了尊严,我为我过去所做的荒唐事向你道歉,我不求你原谅我,但请你一定拿这笔钱将小语治好。”

病房里,小语拉着我问文阿姨去哪儿了,我笑着告诉她:“文阿姨说等你的病好了,就会回来看你。”

+86-350-20228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