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访问忻州创硕化工有限公司!
+86-350-2022888

联系我们

忻州创硕化工有限公司
邮箱:98235765@qq.com
电话:+86-350-2022888
地址:山西省忻州市胜利街兴运路16号 在线咨询

企业新闻

青科公寓租赁合同成为“四方协议” 谁来为租户

发布日期:2020-09-08 00:15 浏览次数:

  受疫情影响,租房和租房成为“漂泊者”最头疼的问题,而长期租房业也引起了社会各界的关注。在疫情给行业带来冲击的同时,“租贷”、“高收入低租金”、“拖欠租金”、“乱涨价”、“雷爆”、“跑”等问题也在全国频繁出现。

  2020年8月,杭州、上海等地的“老友记”、“鸟巢”、“蓝月”等长期出租公寓相继曝光,数百人走上维权之路。与此同时,四川满城、重庆满城等长期出租公寓企业也传出涉嫌逃跑的消息,其中包括上市公司成都清科公寓的子公司成都清科公寓,也传出多次拖欠租金的消息。目前,1000多人,如租户和业主,捍卫了他们的权利。

  租客已交租给中介业主没收到中介付的租金

  “我和青科签了一年的合同,交了三个月的房租,但现在房东说他还没有收到中介的房租。我不知道现在该怎么办。房东会把我赶出去吗?成都青科公寓的房客陶小姐告诉环球网记者。

  陶女士称,她于2020年6月与成都青科公寓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成都青科公寓”)签订了为期一年的合同,租金为1500元/月,并已支付了接下来三个月的租金。但陶女士所租房屋的业主于2017年7月与四川满城房地产经纪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四川满城”)签订了委托书。租户签订租赁合同的中介和业主授权的中介分别是两家中介公司。

  “现在我与房东和中介达成了一个四方协议。房东说他和满城签了合同,但我和庆科签了合同。满城被清客收购了。房东不知道,房东最近也没有收到房租。因为房东住在区县,他不在市里,所以他还没来得及来市里看看怎么回事,但我正在和他沟通。房东目前还没有跟我谈清楚,但我很可能会被要求搬走。”陶小姐告诉记者。

  “房东已经一个月没有给他租房代理了,但我已经付了接下来三个月的房租。我当然没有多少空间与房东重新签订合同并再次支付租金。”

  除了陶老师之外,还有许多人遭受了同样的事情。房客王女士告诉记者,她已经和成都青科签了半年的合同,但是8月27日晚上,房东贴出通知说她还没有收到房租,所以我们可以限期搬出。她问房屋经理,她被踢出了这个团体,并让我报警。目前,王女士已在红旗河沟派出所登记。

  “有四五个微信权利群,都是满的,还有QQ群。人权维护者的总人数必须超过1,500人。”另一名房客冯(音)告诉环球网记者,他与成都青科公寓签订了合同。

  另外,陶小姐告诉记者,租金是通过一个叫“摊窝”的应用程序支付的,收款人是成都青科公寓管理有限公司.据下载商店介绍,“丹沃”应用是由成都当代方科技有限公司开发的“专业水平的公寓管理服务云系统”.

  四川满城被青科公寓收购,租赁合同成为“四方”协议

  据记者初步了解,房客之前将租金交给了四川满城,后来四川满城被青科公寓收购,后来四川满城和青科公寓都没有向房主支付租金。一方面,房客付了房租,另一方面,房东没有收到房租。一个由房东、房客和中介组成的三方租赁合同最终变成了一个愚蠢的“四方协议”,房东和房客的权益都受到了损害。

  8月31日,四川满城发出加盖公章的通知,称四川满城已于2020年1月14日与纳斯达克上市企业“清科公寓”的全资子公司成都清科签署《资产转让协议》协议,四川满城管辖范围内的所有房屋和资产经营权均由清科公司整体收购。自2020年2月1日起,相关房屋的所有权利和义务将全部转让给青科公司,青科公司将负责收取所有房屋的租金收入,支付应付租金,退还保证金,并承担经营管理费用。青科公司从此成为经营的所有权主体。

  此外,该通知还称,清科公司自全面接管房屋租赁业务以来,多次拖欠租金,导致大量业主以各种方式追租,四川满城筹集资金垫付租金并承担运营成本。最近,大量不规范的长期租赁经营公司纷纷破仓,使得正常的租赁业务雪上加霜,四川满城无力继续支付租金和经营成本。因此,四川满城暂停了相关业务的发展。

  尽管四川满城宣布已被成都青科公寓收购,但将房屋交给四川满城管理和出租的业主并未收到任何通知,业主也声称没有与成都青科公寓签订相关合同。

  “我和曼城签了7年的合同,但是我没有和青科签合同。”满城在未经我同意的情况下与青科签订了转会合同。现在我已经两个月没有收到房租了,满城违反了合同的条款。”陶老师租住的房子的主人张先生告诉环球网记者。

  另一位房主张女士也说,她发现自己在8月25日还没有收到房租,于是去找了对方。销售员说她最迟会在28号交房租,但是销售员第二天就离开了公司,要求自己去警察局登记。

  9月1日,在四川满城宣布其已被青科公寓收购的第二天,成都青科公寓通过“青科”微信公众账户发表了郑重回复声明。

  根据该声明,2020年1月14日,成都青科公寓与包括四川满城(以下简称“四川满城”)在内的12家公司签署了《资产转让协议》号协议,约定四川满城将把与四川和重庆的目标房屋相关的所有目标资产转让给我公司,并同意在可选择的基础上交付;同日,我公司与四川省满城市的关联方成都开心猪科技信息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成都开心猪”)签订了《承包合同》协议,同意由成都开心猪负责上述标的资产的经营管理。

  此外,成都青科公寓的声明中还称,四川满城在《资产转让协议》履行期间存在严重违约行为,包括但不限于拒绝履行《资产转让协议》约定的资产交付义务,以及向我公司开放满城公寓的申请权限,导致我公司无法及时获得目标资产,无法了解目标物业的基本情况、业主的租金支付情况以及转租人的租金支付情况等。我公司已通知四川满城根据法律和合同取消《资产转让协议》。

  据公开信息,四川满城成立于2007年12月,注册资本为人民币2000万元,实际控制人为公司执行董事兼总经理王银兴。目前,四川满城的21家分行已经全部被取消。

  成都青科成立于2017年9月,注册资本为人民币1亿元。上海青科公租房租赁管理有限公司和上海青科设备租赁有限公司分别持有80.00%和20.00%的股份。其中,上海青科设备租赁有限公司是青科公寓的主要运营商。

  中介公司均无法联系相关部门已介入此事

  环球网记者多次电话联系四川满城,但始终显示对方关机无法联系,公司官方网站无法正常显示。随后,记者多次通过电话联系了成都青科公寓和青科公寓的主要运营商上海青科设备租赁有限公司,但都没有联系上

  租户陶小姐告诉记者,8月27日,一位自称“彭主任”的人在微信“满城贵宾客户交流团”上说:“满城是2020年2月1日被青科收购的,关门原因是昨天。一些业主的行为吓坏了公司的员工,不敢来上班;第二,由于疫情的影响和审计,成都青科一直未能按时向满城拨付资金,还在8月25日给满城打了5000万未兑现的回电,满城又没钱面对大家,所以我不敢开门;第三,重庆所有的领导都去成都青科向他们的领导要钱,他们直到拿到钱才开门。

  此外,董事彭还表示,本案尚未立案,是因为立案条件不能根据事实和法律确定,只有公司正常经营,才能尽可能挽回损失。

  陶女士告诉记者,彭是重庆市江北区红旗河沟派出所所长。记者联系了红旗河沟派出所,对方称所长的名字叫彭,但派出所不接受采访,也不清楚这一说法是真是假。并给了记者重庆市江北区住房和建设委员会的联系方式。打完这个电话后,记者表示号码不正确。

  频繁暴露在“租赁贷款”的混乱中,该公司的高层官员收到了法院限制消费的命令

  据四川省满城县称,其管辖范围内的所有财产和资产管理权均被成都轻科收购,该公司是纳斯达克上市企业轻科公寓的全资子公司。据环球网记者报道,青科公寓长期处于亏损状态,之前“租金贷款”、“高收入低租金”、“拖欠业主租金”等问题不断暴露。

  根据青科公寓此前披露的2019年年报数据,2019年青科公寓收入达到12.34亿元,同比增长38.65%;净亏损4.89亿元。2017年和2018年的亏损分别为2.45亿元和5亿元。连续三年累计亏损12.43亿元。

  此前,自今年2月以来,上海、杭州、南京等地的青科公寓的租户。由于清客拖欠房东的房租,他们面临着水、电、网络甚至被赶出公寓的问题。此外,据《新京报》今年6月报道,青科公寓出现了“租房贷款”的混乱局面。租金贷款方式是让租户向华瑞银行、支付宝网上银行等金融机构借款一至两年,预付一次清客公寓租金,然后按月偿还贷款。

  青科公寓相关人士回应《新京报》称:申请分期租金时,所有流程不仅要有青科内部审计,还要通过银行风险控制。此外,申请人需要在每个过程中提供相应的材料等。如果申请者拒绝,他们将被终止。整个过程中没有欺骗诱导的操作空间。

  根据青科公寓公布的数据,截至2019年9月30日,青科公寓与11家金融机构合作,65.40%的租金由租金贷款支付。年利率为4.35%至8.60%的雇佣期未偿还本金为7.57亿元,16.5%的租户申请租金贷款。

  环球网记者还发现,清科公寓的主要运营商上海清科设备租赁有限公司的执行董事、法人和实际控制人被法院责令限制消费。

  2020年8月16日,上海市徐汇区人民法院向上海青科设备租赁有限公司发出消费限制令,称上海宝润贸易有限公司申请执行贵单位的销售合同纠纷案,因贵单位未能在执行通知规定的时间内履行有效法律文件确定的支付义务,法院对贵单位采取了消费限制措施,限制贵单位及贵单位法定代表人金广杰实施不必要的高消费和消费行为。

  2020年8月20日

  数据显示,上海青科设备租赁有限公司是成立于2012年的青科公寓的主要运营商,实际控制人是金广杰。截至2019年6月30日,青科公寓在中国拥有96,854套出租房屋,其中约95.8%位于以上海为中心的长江大都市,业务范围覆盖上海、苏州、杭州、南京、武汉、北京、嘉兴等城市。2019年10月,轻客公寓在纳斯达克上市,成为美国首家上市的国内长期租赁公寓品牌。

  2020年7月22日,清科公寓宣布将发行本金总额为1亿美元的四年期可转换债券。同时,公司将收购一家国内长期租赁公寓企业,增加72,200套房,总交易对价为1.3亿美元,受收购和交付条件的限制,预计于2020年12月31日完成。

  公告显示,这是自首次公开募股以来青科公寓的第三次收购。在此次收购之前,清科公寓于2019年12月在天津收购了一家公寓品牌企业,并于今年1月收购了四川、成都和重庆领先公寓品牌的资产。经过两次并购,清科公寓获得了约4.9万套出租单元。此次合并完成后,该公司通过并购获得了约121,000套出租单元。

  环球网记者曾多次通过官方电话联系青科公寓和上海青科设备租赁有限公司,但均显示“您拨打的用户已暂停服务”。截至记者发稿时,记者尚未收到任何相关回复。

+86-350-2022888